一个最老实的朋友

23:51:00 Kar Mun Stella 0 Comments

电脑刚被修理好。才发觉那个电脑人把我最近的资料及照片给洗掉了,身下的只是一年前的东西。在电脑储存文件里,看见两年前的照片,突然对以前的是很感触。

这张照片是在2007年10月肥仔结婚婚礼时拍下的。

我们认识已经有8年了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但是,最近大家(也许只有我)都为自己的事情忙得透不过气来。我已经好几次不能和他们一起聚会游玩了。加上大家都有了男朋友,空闲的时间也得留给男朋友了,所以大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琪琪是我最信赖的人。她不会骗人,她最让我信任她是因为她做人没有企图心。他的本心就是将心比心,但是往往却会被别人利用她的好心。她从中一就坐在我的隔壁。本来她是班上前三名,但是和我一起坐后,成绩不停滑落,也许是我常常上课时和他聊天唱歌(哈哈,原来我也在欺负她)。中二时,我常常告诉他同军的乐趣,直到有一天,她变成真正的童军了。然后,我们变得更要好了。直到中五,她还是坐我隔壁的同学。我很懒惰,我不带课本去上课,她会借我;我很懒得抄笔记,她会借我回家抄;如果我生病没去上课,她会帮我抄家课。哈哈,如果当时没有她,我一定忘记交功课。

她一向为人忠直,诚恳,每当不开心或者遇到瓶颈,我一定找她诉苦。有时候,看见别人对她打抱不平时,心里也不好过。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朋友一起的时候。家里的事往往让她很不开心,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把脾气带来朋友这里。别面上看来她没事,但是我却觉得她心里的压力很大。别人都说她很懦弱,但我却觉得她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来的坚强。她经历的事也许是我这人生不可能会经历的事,所谓:“经一事,长一智”,所以绝对不能小看她的坚强。别看她没主见,她可是很有办事能力, 谁有机会作她老板是一种福气。因为她做人很有交待(有时我也办不到),也很负责任,但是有时会不小心做到烂好人,不被人珍惜。

但是她是一个很唠叨的人。如果她问你:“黑色好看,还是白色好看”,最好的答案是:“你自己喜欢”。因为如果你说:“黑色比较称你,看来比较廋”,她就回答:“但是我比较喜欢白色”。 如果你回答说:“白色比较美。”,她就会问你:“为什么你觉得白色比较美?”--- 其实她明明就是喜欢白色,但是他就是爱问。就连我妹妹都拿她没办法。她是一个被动儿,除非你指名道姓把任务交给她做,不让她绝对很少可能作抛砖引玉的动作。一旦把任务交给她,她就会好好把他完成它,所以每当童军有什么活动要搞,一定委任她做文书,因为她会准时出信。

说真的,她是一个很值得深交的朋友。她还是一个很迷迷糊糊的人,希望她能尽早找到自己的方向,往梦想前进。在此,真心地祝福她有一个很美好的将来。

0 comments:

Friday, 26 June 2009

一个最老实的朋友

电脑刚被修理好。才发觉那个电脑人把我最近的资料及照片给洗掉了,身下的只是一年前的东西。在电脑储存文件里,看见两年前的照片,突然对以前的是很感触。

这张照片是在2007年10月肥仔结婚婚礼时拍下的。

我们认识已经有8年了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但是,最近大家(也许只有我)都为自己的事情忙得透不过气来。我已经好几次不能和他们一起聚会游玩了。加上大家都有了男朋友,空闲的时间也得留给男朋友了,所以大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琪琪是我最信赖的人。她不会骗人,她最让我信任她是因为她做人没有企图心。他的本心就是将心比心,但是往往却会被别人利用她的好心。她从中一就坐在我的隔壁。本来她是班上前三名,但是和我一起坐后,成绩不停滑落,也许是我常常上课时和他聊天唱歌(哈哈,原来我也在欺负她)。中二时,我常常告诉他同军的乐趣,直到有一天,她变成真正的童军了。然后,我们变得更要好了。直到中五,她还是坐我隔壁的同学。我很懒惰,我不带课本去上课,她会借我;我很懒得抄笔记,她会借我回家抄;如果我生病没去上课,她会帮我抄家课。哈哈,如果当时没有她,我一定忘记交功课。

她一向为人忠直,诚恳,每当不开心或者遇到瓶颈,我一定找她诉苦。有时候,看见别人对她打抱不平时,心里也不好过。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朋友一起的时候。家里的事往往让她很不开心,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把脾气带来朋友这里。别面上看来她没事,但是我却觉得她心里的压力很大。别人都说她很懦弱,但我却觉得她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来的坚强。她经历的事也许是我这人生不可能会经历的事,所谓:“经一事,长一智”,所以绝对不能小看她的坚强。别看她没主见,她可是很有办事能力, 谁有机会作她老板是一种福气。因为她做人很有交待(有时我也办不到),也很负责任,但是有时会不小心做到烂好人,不被人珍惜。

但是她是一个很唠叨的人。如果她问你:“黑色好看,还是白色好看”,最好的答案是:“你自己喜欢”。因为如果你说:“黑色比较称你,看来比较廋”,她就回答:“但是我比较喜欢白色”。 如果你回答说:“白色比较美。”,她就会问你:“为什么你觉得白色比较美?”--- 其实她明明就是喜欢白色,但是他就是爱问。就连我妹妹都拿她没办法。她是一个被动儿,除非你指名道姓把任务交给她做,不让她绝对很少可能作抛砖引玉的动作。一旦把任务交给她,她就会好好把他完成它,所以每当童军有什么活动要搞,一定委任她做文书,因为她会准时出信。

说真的,她是一个很值得深交的朋友。她还是一个很迷迷糊糊的人,希望她能尽早找到自己的方向,往梦想前进。在此,真心地祝福她有一个很美好的将来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