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

00:08:00 Kar Mun Stella 2 Comments

... 如果你不在乎失去,你才真的爱着...by Mitch Albom

短短的假期,我一口气读完刚从书展买回的一本书{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}。
突然领悟到原来人常常都在犯着一种隐性的错误。
人们常常就是不停地埋怨生命中失去的某些东西或某些事情,而忘了失去的意义。

艾迪 (故事里的主角)是一个露比游乐场的维修工人。他已经83岁了。他不喜欢他工作的地方,不喜欢他的职业。自从他打战回来后,他的脚就常常做痛,不能跑,不能跳,要依靠他的手杖,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废了。加上爸爸常常喝酒,他从小觉得自己得不到父爱,心里很不奋气。爸爸去世后,妈妈精神不好,只好留下照顾妈妈,他始终不能离开露比游乐场,他不能当工程师,他只能继续爸爸的职业---游乐场维修工人。他埋怨他爱的女人---玛格丽特离开他太早了。他对他的人生有种种不满,他觉得自己失去太多东西了,直到他离开这世界。

离开世间后,他遇见了五个人:

第一个人 (蓝肤人):
蓝肤人是露比游乐场“怪人怪事秀”其中一个怪人。他从小就一个容易紧张的小孩子,因为从小得跟爸爸到工厂工作,那里的噪音让他的情况跟糟糕。有一天,他无意地在工头前尿湿了裤子,所有人都朝着他笑,他爸爸觉得太丢脸了,从此不愿和他说话。他常常尿失禁,所以他在没办法下找一个药剂师帮她解决他的精神问题。药剂师给了他硝酸银(一种毒药)每天晚上掺水服用, 为了增加效果,他私自增加用量。结果慢慢地,他的皮肤从黄变灰,从灰变蓝。最后,他变成蓝色皮肤的怪人。工厂把他赶出门,说他把人吓坏了。有一天,他遇上一个人,就这样他加入了巡回表演团。他的人生商业价值从此开始了。一个冬天,他到了露比游乐场,他很喜欢那里,他就留在那里,从此逃离那种乘着马车巡回表演的生活。很不幸的,这里就是他的人生画上句号的地方。

那一年,艾迪只有8岁。他和朋友们玩丢棒球接棒球的游戏。某一瞬间,球飞到马路去了。艾迪就不由自主地冲去追。那时一辆车发出刹车声,狠狠把车身一转,闪过了艾迪这位小朋友。拾回棒球的艾迪在回到朋友那儿去。那天驾车的人就是蓝肤人,他向朋友借车来练习驾车技术。那天早上下过雨,地上很滑,突然间一个小男孩冲向马路,他猛踩煞车,用力转方向盘。 结果他控制了场面,但是车子还是不停打转。结果,车子撞向了一辆车的车尾。他便下车看看车的情况,然后,便晕在街上。街上无人,没有人发现他,直到血不再流进他的心脏。因为心脏病突发,蓝肤人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某一天,是艾迪的8岁生日。他很不开心,他不能和朋友们玩,而要跟父母参加丧礼,他觉得无聊透了。在那场丧礼里,他还不断地为自己倒数直到可以过自己的生日。原来那天,是蓝肤人的丧礼。

艾迪知道后,他恍然大悟,他觉得死的应该是他,不是蓝肤人。他觉得他的出现对蓝肤人太不公平了。蓝肤人便说道:“所有的行为都不时随机而无意义的。我们所有的人,彼此之间都有关联,你没办法让生命独存在,就像你没办法把一阵微风从风里面分离出来... ... 人类的心灵都明白,归根结底,所有生命都是互相交错的。失望不仅仅是到走某一个人,失望也与另一个人擦身而过。在带走与错过之间的小小距离里,人的生命就此改观。”蓝肤人的死换来艾迪的生命。

在蓝肤人离开前,他说了一句很有意义的话“没有谁的生命是白白浪费的。如果花时间去想自己有多孤单,那就是狼费时间。”

第二个人(小队长):
在艾迪年少时,美国对菲律宾宣战。他决定上战场大战,而他哥哥(乔)因为是个扁平足,所以没上战场。在战场了,他的听从小队场的指示。有一天,他,小队长,史米提,摩顿和拉波佐被敌军抓到。他们被抓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,敌军命令他们挖煤矿,让敌军得到煤矿作武器。日子一天一天地过,拉波佐始终敌不过这个艰苦的难关,皮肤冒出疹子,而且严重腹泻。那一天,他在坑里没力的站不稳,那四个疯子(敌军)一点同情都没,拿起棍子队他身上打去,要他继续刮煤。艾迪向疯子们开口大骂,结果被小队长阻止了。然后其中一个疯子掏出手枪,对拉波佐的耳朵开枪。就这样,他们眼看着一起作战的兄弟在自己眼前死去。由于不想自己有同样的遭遇,从那天起,艾迪和小队长只谈逃亡的事。

那一晚,艾迪利用耍球戏分散那些疯子们的戒心。从小在游乐场长大的艾迪唱歌耍球戏的玩意儿对他来说是小儿科,但是对这班疯子们却是新鲜有趣的玩意儿。就在疯子们陶醉在耍球戏里时,他们便向疯子们攻击,结果,疯子们都死光了。他们拿了敌军的武器便逃离那个地方。他们决定要把那里烧光,他们必须在五分钟内逃离。当大火烧起,艾迪看见屋子里面有人影。他不顾三七二十一,要冲向屋子里救人。摩顿立刻向前阻止他,但却被艾迪撞跌了。结果他不知道为什么晕了。当他醒来时,他再也没有看见小队长了。他听说小队长在战里牺牲了。

原来在那场大火,小队长为了阻止艾迪葬身于大火,所以想艾迪的脚开枪,然后,艾迪就这样晕了。 大火蔓延的很快,小队长推着推车,载着昏迷了的艾迪,和其他两个队员逃离。走到一个地方,路的两侧都是斜波,车子不能驶进去,小队长便给了指示说他进去那地方看看,而摩顿留在那里接管方向盘。小队长往前跑,跑了五十公尺远。他看见一架飞机飞过,当他正抬头察看时敌军还是自己人时,他发现右脚板底发出了一个的咯檫声--- 天啊,小队长踩到地雷! 就这样小队长葬身于大地。

而当昏迷的艾迪苏醒后,他人已在医疗站,他的人生不可能在和以前一样了,他变得封闭了。因为身受重伤,他也不能再当兵了,所以被送回家乡。但是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人。

当艾迪知道原来他的脚是小队长开枪时,他真的很愤怒,还狠狠地打了小队长一顿。但是,听完小队长结束生命的故事后,他恍然大悟,原来小队长是为了带他们安全逃离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。

小队长便说道:“牺牲。你牺牲过。我牺牲过。我们都曾经做过牺牲。可是,你对于集资的牺牲跟到愤怒。你一直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。你没有弄懂一点。牺牲是人生的一部分。牺牲是应该的。牺牲没有什么好悔恨的,却是值得向往的事情... ... 我并没有白白送命。说不定我们会整车的人一起踩到那枚地雷... ... 有时候,你牺牲了某些珍贵的东西,并不代表你真的失去它,你只不过是把它传递给另一个人... ...

艾迪失去了他的脚,但是他换来他的生命,但是他从来都不懂。而小队长也从中得到收获 --- 他实现他对队员们的承诺,他守了信用,没有扔下队员不管。艾迪想着自己因为失去了一切而愤怒,但是,他想起小队长付出的是什么,不仅觉得惭愧。最后,他原谅了小队长。

第三个人 (露比):

露比?对,她就是露比游乐场的第一拥有人。她和她的丈夫相爱时,丈夫为了表示他对露比的爱,所以为露比建起一座游乐园,并取名为“露比游乐园”,要永远留住这一刻的幸福。他的丈夫打算在国庆日当天放烟火,还弄来一只游行乐队,为了要让整个夏天生意兴隆。就在那天,国庆日前夕出事了,游乐园失火了,一瞬间露比游乐园边城一片焦黑的土地。丈夫很绝望,便把那片土地卖给了一个从宾州来的商人。那商人保住了“露比码头”这个名字,不久后,重新开张。从此,这两夫妻再也没有去那个伤心地了。

但是这一短故事,发生在艾迪上一个年代,当时艾迪都还没出世。他摸不着头,到底他和露比有什么关系。她的出现是要告诉他什么?露比说:“我是来告诉你,你父亲怎样去世。”

艾迪和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。自从他当兵回来后,心里的战后创伤一直都在,不能振作起来。爸爸看不下去了,看见艾迪就像个废人一样。一天爸爸和醉酒回家后,对他大声吼:“给我起来,去找工作。”然后再大吼:“给我起来,去找工作!”这句话重复了又重复。结果,艾迪大吼:“够了”爸爸作势准备向艾迪慧泉,但是艾迪一把抓住了爸爸的手。爸爸真的很生气,从此,他不再跟儿子讲话。

有一天,妈妈打电话给艾迪,说道爸爸在游乐园昏倒了,发稿烧不退。她说爸爸几天前,爸爸全身湿淋淋,衣服还沾满沙,一只鞋子不见了,身上还有海水味。艾迪却认为爸爸身上一定也有酒味。然后,妈妈还说道爸爸一直咳嗽,越咳越凶,医生说爸爸患了肺癌。 妈妈还没把话说完,就唠唠叨叨,喃喃自语,说道:“早知道我就该做点什么...” 重复了又重复。

艾迪常常都在抱怨码头的生活和无聊,曾经打算当工程师的他却被爸爸责骂说他是不是嫌现在不够好。纵使爸爸说那些话,他还是来到码头,接手爸爸的差事。他真正的目的是在爸爸住院时保住爸爸的饭碗,赚来的工资交给妈妈,帮妈妈打扫公寓,张罗三餐。不久,爸爸离他和妈妈远去了。爸爸生前和他将其最后一句话就是:“去找工作”。

露比把爸爸临死前的故事一一画在艾迪的面前。艾迪看到:米基.席亚坐在妈妈面前哭泣。妈妈递了一杯水给他,然后进了卧房正要更衣。米基便拿着酒瓶,一口一口地喝,一步步走去卧房。一开门,妈妈衣衫不整,转身满脸惊讶。米亚一手抓住了妈妈,压在墙壁,紧靠着她,抓住她的腰。这时,爸爸回来了,看见米基抓着她的老婆不放,扬起了锤子,密集看见立刻抱头望门外冲。爸爸也愤怒跟追着米基。外面下着暴风雨,他们追到去大海。爸爸看见米基在海里载浮载沉,意识不清。爸爸想米基那里游去,然后又抓又打。米基突然猛烈咳了起来,爸爸便把米基抓起,朝岸边游去。

艾迪看了,似乎弄不明白爸爸到底在做什么。露比说:“救朋友的性命”本来爸爸想伤害密集,甚至想干掉她。可是最后,爸爸放下了手,他只到米基是什么人,他也知道米基喝了酒,判断力失常。原来,那天米基被老板开除了。他向人求救,向讨回他的工作。那天爸爸工作到夜深,妈妈本来打算带米基找爸爸。因为米基的孤单与绝望,让他一时冲动,非常不适当的冲动。

就这样,爸爸生病了。那年的爸爸已经56岁了。爸爸因为忠诚而死。有一晚,爸爸的呼吸迟缓,陷入昏迷状况。但是有一天的早上,护士发现爸爸半身挂在窗户外头。原来前一晚爸爸醒了,从窗爬起来,拉开窗户,用微弱的声音喊妈妈的名字,喊艾迪和哥哥的名字,然后再喊米基的名字。那一刻,他似乎发泄了他所有的情感。 最后,他老人家底不过冷风和湿气,天还没亮就死了。

艾迪看完后,还是很恨他爸爸,觉得爸爸从来都没有对他好过。露比说:“心中留着的愤怒,对人是有害处的。愤怒会腐蚀你的内心。我们以为怨恨是一项武器,可以用来攻击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。可是,仇恨是一把弯曲的刀;我们造成了伤害,其实是伤害自己。宽恕吧。你要宽恕你的爸爸。”

艾迪一只以来都在怪爸爸让他失去自由,失去了事业,失去了希望。他怪爸爸的离去,带走了他的一部分,所以他被捆住了。露比摇摇头说:“你爸爸不是造成你礼部开码头的原因。”

然后,露比不见了。留下了问号。

第四个人(玛格丽特):

... to be continue (have to goto bed)

2 comments:

  1. yoor~yoor~
    很有趣的书列~
    好想把它拍成电影~
    画面感太充足了~
    等你下一次的更新~!!
    期待~~

    ReplyDelete
  2. 好吧。我会好好把整本书的故事漫漫述说,
    真的很不容易,故事很长。
    故事真的有意思,所以写在部落格与大家分享。我会尽量快快写完。

    谢谢你的收看。

    ReplyDelete

Tuesday, 1 September 2009

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

... 如果你不在乎失去,你才真的爱着...by Mitch Albom

短短的假期,我一口气读完刚从书展买回的一本书{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}。
突然领悟到原来人常常都在犯着一种隐性的错误。
人们常常就是不停地埋怨生命中失去的某些东西或某些事情,而忘了失去的意义。

艾迪 (故事里的主角)是一个露比游乐场的维修工人。他已经83岁了。他不喜欢他工作的地方,不喜欢他的职业。自从他打战回来后,他的脚就常常做痛,不能跑,不能跳,要依靠他的手杖,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废了。加上爸爸常常喝酒,他从小觉得自己得不到父爱,心里很不奋气。爸爸去世后,妈妈精神不好,只好留下照顾妈妈,他始终不能离开露比游乐场,他不能当工程师,他只能继续爸爸的职业---游乐场维修工人。他埋怨他爱的女人---玛格丽特离开他太早了。他对他的人生有种种不满,他觉得自己失去太多东西了,直到他离开这世界。

离开世间后,他遇见了五个人:

第一个人 (蓝肤人):
蓝肤人是露比游乐场“怪人怪事秀”其中一个怪人。他从小就一个容易紧张的小孩子,因为从小得跟爸爸到工厂工作,那里的噪音让他的情况跟糟糕。有一天,他无意地在工头前尿湿了裤子,所有人都朝着他笑,他爸爸觉得太丢脸了,从此不愿和他说话。他常常尿失禁,所以他在没办法下找一个药剂师帮她解决他的精神问题。药剂师给了他硝酸银(一种毒药)每天晚上掺水服用, 为了增加效果,他私自增加用量。结果慢慢地,他的皮肤从黄变灰,从灰变蓝。最后,他变成蓝色皮肤的怪人。工厂把他赶出门,说他把人吓坏了。有一天,他遇上一个人,就这样他加入了巡回表演团。他的人生商业价值从此开始了。一个冬天,他到了露比游乐场,他很喜欢那里,他就留在那里,从此逃离那种乘着马车巡回表演的生活。很不幸的,这里就是他的人生画上句号的地方。

那一年,艾迪只有8岁。他和朋友们玩丢棒球接棒球的游戏。某一瞬间,球飞到马路去了。艾迪就不由自主地冲去追。那时一辆车发出刹车声,狠狠把车身一转,闪过了艾迪这位小朋友。拾回棒球的艾迪在回到朋友那儿去。那天驾车的人就是蓝肤人,他向朋友借车来练习驾车技术。那天早上下过雨,地上很滑,突然间一个小男孩冲向马路,他猛踩煞车,用力转方向盘。 结果他控制了场面,但是车子还是不停打转。结果,车子撞向了一辆车的车尾。他便下车看看车的情况,然后,便晕在街上。街上无人,没有人发现他,直到血不再流进他的心脏。因为心脏病突发,蓝肤人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某一天,是艾迪的8岁生日。他很不开心,他不能和朋友们玩,而要跟父母参加丧礼,他觉得无聊透了。在那场丧礼里,他还不断地为自己倒数直到可以过自己的生日。原来那天,是蓝肤人的丧礼。

艾迪知道后,他恍然大悟,他觉得死的应该是他,不是蓝肤人。他觉得他的出现对蓝肤人太不公平了。蓝肤人便说道:“所有的行为都不时随机而无意义的。我们所有的人,彼此之间都有关联,你没办法让生命独存在,就像你没办法把一阵微风从风里面分离出来... ... 人类的心灵都明白,归根结底,所有生命都是互相交错的。失望不仅仅是到走某一个人,失望也与另一个人擦身而过。在带走与错过之间的小小距离里,人的生命就此改观。”蓝肤人的死换来艾迪的生命。

在蓝肤人离开前,他说了一句很有意义的话“没有谁的生命是白白浪费的。如果花时间去想自己有多孤单,那就是狼费时间。”

第二个人(小队长):
在艾迪年少时,美国对菲律宾宣战。他决定上战场大战,而他哥哥(乔)因为是个扁平足,所以没上战场。在战场了,他的听从小队场的指示。有一天,他,小队长,史米提,摩顿和拉波佐被敌军抓到。他们被抓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,敌军命令他们挖煤矿,让敌军得到煤矿作武器。日子一天一天地过,拉波佐始终敌不过这个艰苦的难关,皮肤冒出疹子,而且严重腹泻。那一天,他在坑里没力的站不稳,那四个疯子(敌军)一点同情都没,拿起棍子队他身上打去,要他继续刮煤。艾迪向疯子们开口大骂,结果被小队长阻止了。然后其中一个疯子掏出手枪,对拉波佐的耳朵开枪。就这样,他们眼看着一起作战的兄弟在自己眼前死去。由于不想自己有同样的遭遇,从那天起,艾迪和小队长只谈逃亡的事。

那一晚,艾迪利用耍球戏分散那些疯子们的戒心。从小在游乐场长大的艾迪唱歌耍球戏的玩意儿对他来说是小儿科,但是对这班疯子们却是新鲜有趣的玩意儿。就在疯子们陶醉在耍球戏里时,他们便向疯子们攻击,结果,疯子们都死光了。他们拿了敌军的武器便逃离那个地方。他们决定要把那里烧光,他们必须在五分钟内逃离。当大火烧起,艾迪看见屋子里面有人影。他不顾三七二十一,要冲向屋子里救人。摩顿立刻向前阻止他,但却被艾迪撞跌了。结果他不知道为什么晕了。当他醒来时,他再也没有看见小队长了。他听说小队长在战里牺牲了。

原来在那场大火,小队长为了阻止艾迪葬身于大火,所以想艾迪的脚开枪,然后,艾迪就这样晕了。 大火蔓延的很快,小队长推着推车,载着昏迷了的艾迪,和其他两个队员逃离。走到一个地方,路的两侧都是斜波,车子不能驶进去,小队长便给了指示说他进去那地方看看,而摩顿留在那里接管方向盘。小队长往前跑,跑了五十公尺远。他看见一架飞机飞过,当他正抬头察看时敌军还是自己人时,他发现右脚板底发出了一个的咯檫声--- 天啊,小队长踩到地雷! 就这样小队长葬身于大地。

而当昏迷的艾迪苏醒后,他人已在医疗站,他的人生不可能在和以前一样了,他变得封闭了。因为身受重伤,他也不能再当兵了,所以被送回家乡。但是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人。

当艾迪知道原来他的脚是小队长开枪时,他真的很愤怒,还狠狠地打了小队长一顿。但是,听完小队长结束生命的故事后,他恍然大悟,原来小队长是为了带他们安全逃离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。

小队长便说道:“牺牲。你牺牲过。我牺牲过。我们都曾经做过牺牲。可是,你对于集资的牺牲跟到愤怒。你一直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。你没有弄懂一点。牺牲是人生的一部分。牺牲是应该的。牺牲没有什么好悔恨的,却是值得向往的事情... ... 我并没有白白送命。说不定我们会整车的人一起踩到那枚地雷... ... 有时候,你牺牲了某些珍贵的东西,并不代表你真的失去它,你只不过是把它传递给另一个人... ...

艾迪失去了他的脚,但是他换来他的生命,但是他从来都不懂。而小队长也从中得到收获 --- 他实现他对队员们的承诺,他守了信用,没有扔下队员不管。艾迪想着自己因为失去了一切而愤怒,但是,他想起小队长付出的是什么,不仅觉得惭愧。最后,他原谅了小队长。

第三个人 (露比):

露比?对,她就是露比游乐场的第一拥有人。她和她的丈夫相爱时,丈夫为了表示他对露比的爱,所以为露比建起一座游乐园,并取名为“露比游乐园”,要永远留住这一刻的幸福。他的丈夫打算在国庆日当天放烟火,还弄来一只游行乐队,为了要让整个夏天生意兴隆。就在那天,国庆日前夕出事了,游乐园失火了,一瞬间露比游乐园边城一片焦黑的土地。丈夫很绝望,便把那片土地卖给了一个从宾州来的商人。那商人保住了“露比码头”这个名字,不久后,重新开张。从此,这两夫妻再也没有去那个伤心地了。

但是这一短故事,发生在艾迪上一个年代,当时艾迪都还没出世。他摸不着头,到底他和露比有什么关系。她的出现是要告诉他什么?露比说:“我是来告诉你,你父亲怎样去世。”

艾迪和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。自从他当兵回来后,心里的战后创伤一直都在,不能振作起来。爸爸看不下去了,看见艾迪就像个废人一样。一天爸爸和醉酒回家后,对他大声吼:“给我起来,去找工作。”然后再大吼:“给我起来,去找工作!”这句话重复了又重复。结果,艾迪大吼:“够了”爸爸作势准备向艾迪慧泉,但是艾迪一把抓住了爸爸的手。爸爸真的很生气,从此,他不再跟儿子讲话。

有一天,妈妈打电话给艾迪,说道爸爸在游乐园昏倒了,发稿烧不退。她说爸爸几天前,爸爸全身湿淋淋,衣服还沾满沙,一只鞋子不见了,身上还有海水味。艾迪却认为爸爸身上一定也有酒味。然后,妈妈还说道爸爸一直咳嗽,越咳越凶,医生说爸爸患了肺癌。 妈妈还没把话说完,就唠唠叨叨,喃喃自语,说道:“早知道我就该做点什么...” 重复了又重复。

艾迪常常都在抱怨码头的生活和无聊,曾经打算当工程师的他却被爸爸责骂说他是不是嫌现在不够好。纵使爸爸说那些话,他还是来到码头,接手爸爸的差事。他真正的目的是在爸爸住院时保住爸爸的饭碗,赚来的工资交给妈妈,帮妈妈打扫公寓,张罗三餐。不久,爸爸离他和妈妈远去了。爸爸生前和他将其最后一句话就是:“去找工作”。

露比把爸爸临死前的故事一一画在艾迪的面前。艾迪看到:米基.席亚坐在妈妈面前哭泣。妈妈递了一杯水给他,然后进了卧房正要更衣。米基便拿着酒瓶,一口一口地喝,一步步走去卧房。一开门,妈妈衣衫不整,转身满脸惊讶。米亚一手抓住了妈妈,压在墙壁,紧靠着她,抓住她的腰。这时,爸爸回来了,看见米基抓着她的老婆不放,扬起了锤子,密集看见立刻抱头望门外冲。爸爸也愤怒跟追着米基。外面下着暴风雨,他们追到去大海。爸爸看见米基在海里载浮载沉,意识不清。爸爸想米基那里游去,然后又抓又打。米基突然猛烈咳了起来,爸爸便把米基抓起,朝岸边游去。

艾迪看了,似乎弄不明白爸爸到底在做什么。露比说:“救朋友的性命”本来爸爸想伤害密集,甚至想干掉她。可是最后,爸爸放下了手,他只到米基是什么人,他也知道米基喝了酒,判断力失常。原来,那天米基被老板开除了。他向人求救,向讨回他的工作。那天爸爸工作到夜深,妈妈本来打算带米基找爸爸。因为米基的孤单与绝望,让他一时冲动,非常不适当的冲动。

就这样,爸爸生病了。那年的爸爸已经56岁了。爸爸因为忠诚而死。有一晚,爸爸的呼吸迟缓,陷入昏迷状况。但是有一天的早上,护士发现爸爸半身挂在窗户外头。原来前一晚爸爸醒了,从窗爬起来,拉开窗户,用微弱的声音喊妈妈的名字,喊艾迪和哥哥的名字,然后再喊米基的名字。那一刻,他似乎发泄了他所有的情感。 最后,他老人家底不过冷风和湿气,天还没亮就死了。

艾迪看完后,还是很恨他爸爸,觉得爸爸从来都没有对他好过。露比说:“心中留着的愤怒,对人是有害处的。愤怒会腐蚀你的内心。我们以为怨恨是一项武器,可以用来攻击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。可是,仇恨是一把弯曲的刀;我们造成了伤害,其实是伤害自己。宽恕吧。你要宽恕你的爸爸。”

艾迪一只以来都在怪爸爸让他失去自由,失去了事业,失去了希望。他怪爸爸的离去,带走了他的一部分,所以他被捆住了。露比摇摇头说:“你爸爸不是造成你礼部开码头的原因。”

然后,露比不见了。留下了问号。

第四个人(玛格丽特):

... to be continue (have to goto bed)

2 comments:

  1. yoor~yoor~
    很有趣的书列~
    好想把它拍成电影~
    画面感太充足了~
    等你下一次的更新~!!
    期待~~

    ReplyDelete
  2. 好吧。我会好好把整本书的故事漫漫述说,
    真的很不容易,故事很长。
    故事真的有意思,所以写在部落格与大家分享。我会尽量快快写完。

    谢谢你的收看。

    ReplyDelete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