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同班同学们的日子

16:34:00 Kar Mun Stella 0 Comments



不知不觉,和一班新同学同班了2个学期;新同学也变成旧同学了。
他们和我以前同班的同学不同,他们比较群体,喜欢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聊天吃饭,甚至逃课。

我们最在行的事情就是在实验室大声讲大声笑,一点都不认真。
(所以常常得到的实验结果,DNA 都会沾染到不要的蛋白质,或DNA到最后消失了。)
结果,大家只好好好写报告解释试验的失误。

他们之中,有勤力派的;有天才派的,有临时佛教派的;
但是大家都很聪明,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大考不及格。


和他们一起可以聊一些不平常的话题。
例如:杀人凶手的办案手法,Micheal Jackson 的药引如何致死,遗传癌症及病症,更改基因,等等。
和别人聊这种话题,要不是对方听不懂,就是对方没兴趣。
只有和这班同学们聊这种话题才会很精彩,大家都会用“半专业”的推理把话题聊得轰轰烈烈。
所以常常和他们吃饭聊天都会很轻松。

而我和Weilin聊天永远逃不开狗狗的话题。
我们常常约好一起带狗狗出去玩。
学校一有什么学会活动,我们都会带狗狗到学校做Pet Lovers Clubs的生招牌。
所以仔仔在我学校人气指数蛮高,就连黑人都能记得它这小鬼。

已经剩下一年的时间就完成我的学业,生物科技学说难有不难,但是说简单却并不简单。
读完后,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在这行业发展。
如果有机会,我会希望能继续进修硕士学位。 (一定有更多挑战性!)
但是我却没想成为科学家。

这些都是当我很有钱才算,因为学费一定很惊人!!!
反正读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兴趣。

0 comments:

Friday, 18 September 2009

与同班同学们的日子



不知不觉,和一班新同学同班了2个学期;新同学也变成旧同学了。
他们和我以前同班的同学不同,他们比较群体,喜欢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聊天吃饭,甚至逃课。

我们最在行的事情就是在实验室大声讲大声笑,一点都不认真。
(所以常常得到的实验结果,DNA 都会沾染到不要的蛋白质,或DNA到最后消失了。)
结果,大家只好好好写报告解释试验的失误。

他们之中,有勤力派的;有天才派的,有临时佛教派的;
但是大家都很聪明,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大考不及格。


和他们一起可以聊一些不平常的话题。
例如:杀人凶手的办案手法,Micheal Jackson 的药引如何致死,遗传癌症及病症,更改基因,等等。
和别人聊这种话题,要不是对方听不懂,就是对方没兴趣。
只有和这班同学们聊这种话题才会很精彩,大家都会用“半专业”的推理把话题聊得轰轰烈烈。
所以常常和他们吃饭聊天都会很轻松。

而我和Weilin聊天永远逃不开狗狗的话题。
我们常常约好一起带狗狗出去玩。
学校一有什么学会活动,我们都会带狗狗到学校做Pet Lovers Clubs的生招牌。
所以仔仔在我学校人气指数蛮高,就连黑人都能记得它这小鬼。

已经剩下一年的时间就完成我的学业,生物科技学说难有不难,但是说简单却并不简单。
读完后,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在这行业发展。
如果有机会,我会希望能继续进修硕士学位。 (一定有更多挑战性!)
但是我却没想成为科学家。

这些都是当我很有钱才算,因为学费一定很惊人!!!
反正读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兴趣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