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很愉快的打工记

01:31:00 Kar Mun Stella 0 Comments

我都快要25岁了,说年轻也比不及90年代的妹妹们,说美色也不比别人有特色,但是我决定接下一份需要卖美色的工作—— Carsberg Where's The Party,接下这工作的原因不是因为工钱特高,而是反正我在家上网等订单闲着没事做,不如用这空闲的时间赚一点点给自己扮美的钱,顺便也能通过工作认识多点朋友。这是我第二次参与Event工作,我在美美们里年纪最大,但是资历最浅。

今年Carsberg Wave Party的主题是飞航,所以我们得扮演空姐配合主题。幸亏不是什么沙滩主题,不必穿比基尼之类性感服装。当所有美美们把制服穿上,头发盘起来后,几乎每个人的样子都一致,特别是背影,我几乎无法记得我上一秒和哪一个美美聊过天。最可悲是,只有我和仪美是短发,再加上我们的发色很显眼(一个绿棕色,一个玫红色),结果我们老是容易被领队注意到我们的存在。所以,那一晚,我们俩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,免得很容易被认出。



谢谢妹妹的发夹。

两个傻婆。当我们站在所有美美们里时,我们的短发真的很亮眼。


等待Event开始,所以先做低头族一下子,结果被仪美偷拍了。

短短半天的工作天就这样过去了。我又要回去一个人寂寞的工作岗位。偶尔去做做event的工作也蛮好玩一下,虽然工钱未必比我在家赚得多,时间也可能很长,但是可以认识到许多朋友,让我的人生多了一点点的经验。

0 comments:

Sunday, 7 July 2013

一个很愉快的打工记

我都快要25岁了,说年轻也比不及90年代的妹妹们,说美色也不比别人有特色,但是我决定接下一份需要卖美色的工作—— Carsberg Where's The Party,接下这工作的原因不是因为工钱特高,而是反正我在家上网等订单闲着没事做,不如用这空闲的时间赚一点点给自己扮美的钱,顺便也能通过工作认识多点朋友。这是我第二次参与Event工作,我在美美们里年纪最大,但是资历最浅。

今年Carsberg Wave Party的主题是飞航,所以我们得扮演空姐配合主题。幸亏不是什么沙滩主题,不必穿比基尼之类性感服装。当所有美美们把制服穿上,头发盘起来后,几乎每个人的样子都一致,特别是背影,我几乎无法记得我上一秒和哪一个美美聊过天。最可悲是,只有我和仪美是短发,再加上我们的发色很显眼(一个绿棕色,一个玫红色),结果我们老是容易被领队注意到我们的存在。所以,那一晚,我们俩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,免得很容易被认出。



谢谢妹妹的发夹。

两个傻婆。当我们站在所有美美们里时,我们的短发真的很亮眼。


等待Event开始,所以先做低头族一下子,结果被仪美偷拍了。

短短半天的工作天就这样过去了。我又要回去一个人寂寞的工作岗位。偶尔去做做event的工作也蛮好玩一下,虽然工钱未必比我在家赚得多,时间也可能很长,但是可以认识到许多朋友,让我的人生多了一点点的经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